双色球历史上的70期 > 妃常霸道 >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陌生人

双色球历史上138期开奖号码: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陌生人

一秒记住【999文学 双色球历史上的70期 www.fneor.tw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偷偷一个人在角落里抹眼泪,这大概是欧阳何月来到古代,最落魄的一次吧。

    以前不管是发生什么事儿,她从来没有如此的无助过,可是这一次她却突然发现,自已以前的自信,原来都是自大。

    她能够对抗谁?她谁也对抗不了,不要说天命。

    一直以为自己坚强,自己可以就可以了,原来有些时候,不是你觉得可以就可以的。事在人为,可也有一句,叫成事在天。

    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就可以改变一切,就可以面对困难,就可以怎样怎样。

    可奈何,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的无能为力,从来都是咬着牙装坚强,即使撞了南墙也一样呵呵笑着,她从来不想向命运低头,可是这一次。

    硕大的皇宫找不到一个没人的地方,可以容她放声大哭,她骑马来到这偏僻的猎场,终于可以一个人放心的释放心中的泪水。

    这一战,如果苏南歌死了,她便也不想再苟活于这个世上了。

    她内心的慌乱没有人知道,因为坚强了太久,实在是坚强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夜色沉沉,月光如水。

    高大笔直的树干下,蹲着一个充满悲伤的女子,此时她将头埋在手臂间,垂着头,低低的哭泣着,抽泣着。

    寂静的林间,这声音显得那么清晰。

    哭了好一会儿,她还是没有丝毫的办法,终于她又大哭一场之后,伸手擦了擦眼泪,站起身来就要走,“南歌,你等我!我去救你!”

    她下定决心了,如果苏南歌已经遭遇不测,她一定要亲手杀了杜衡,若是杀不死他,她也不活了。

    总之,她满腔愤恨,一心想的都是报仇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,她一个普通人,何德何能,必须要结束这一切。

    她刚起身,就听到树上悠悠的飘下一个声音来,“怎么?不哭了?!?br />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她惊讶的防备起来,这虽然是在皇宫的范围内,可是她独自一个人在这猎场,身边一个侍卫都没有,若是遇上坏人,她很难保证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刹那间的惊慌,使她此时看起来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兽,随时都要龇牙咧嘴的扑向对方一样。

    树枝轻轻的动了一下,仿佛只是一片雪落下来,树上飘落了一个黑色的影子,一脸俊秀,眉目如画,剑眉入鬓,一双眸子在夜间闪着明亮的光,仿佛是璀璨的夜明珠。

    男子轻飘飘的落下站在欧阳何月的面前,他仿佛刚才看了个热闹一样,脸上竟然还挂着笑容。

    一个男子看到一个女人独自一人,在这样的地方哭,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,他竟然还幸灾乐祸,偷窥了人家隐私不知道道歉!

    欧阳何月看到他脸上的笑容,一下子来了火气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,看什么看啊,这么没礼貌偷窥人家的隐私?!?br />
    说她她拔腿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哭哭啼啼的,扰了别人的清梦,没找你算账都不错了。竟然还有人在这里恶人先告状,还有没有王法了?!?br />
    对方背负着双手,说完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看着已经停住脚步的女人背影,接着说道,“对啊,哪里有王法啊,这都在皇城之中,都可以如此的颠倒黑白。罢了罢了,莫去追问谁对谁错了?!?br />
    他弹了弹袍子,仿佛是他十分豁达,无所谓了一样,“算了,我也不想计较了?!?br />
    “哼,你是鸟儿啊在树上睡!”欧阳何月原本是想要跟他吵一架的,但是苏南歌命在旦夕,她真的没有心情跟这样的人争执,他觉得他对,他就觉得对吧,总之在她的心里他就是一头猪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原来没那么蠢啊?!?br />
    男子一副玩世不恭地口吻回应道,即使欧阳何月刚才那句话声音特别小,他还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?!?br />
    欧阳何月知道不能够再跟他纠缠了,否则的话她的时间都浪费在这里,苏南歌怎么办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此时苏南歌身陷险境,她绝对不会就这样离开的,她可能从来都没有意识到,自己其实是争强好胜的人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是个什么???像你这样吗?一会儿哭的撕心裂肺的,看起来可怜兮兮的。一会儿又像是一只母老虎一样,简直是要吃人?!?br />
    对方似乎没打算就这样算了,看着她走了,倒是调侃的跟厉害了。

    仿佛他看到欧阳何月离开,以为她怕了一样,更是肆无忌惮的大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?!?br />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哪里能够如此就算了,可是此时她也只能够骂几句就算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似乎一点儿都不想搭理他,对方倒是沉不住气了,没人发现他是以什么手法,什么步伐,眨眼间竟然就来到了欧阳何月前面,挡在了她的去路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何月正低头走的飞快,冷不防前面冒出一个人来,她还差点儿撞到,直接吓的伸手拍胸口。

    等她缓过神来,看到还是那个讨厌的人之后,真是忍不住了,“您这个人要是闲得无聊,你呢明天就去外面大街上站着,有的是人陪着你玩儿。老娘没工夫陪你?!?br />
    说完她就打算从他旁边经过,走的时候还想,说什么也要让人来查查,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,大半夜的在这里装神弄鬼的,实在是可气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着急,该不是为了去救王上吧?!?br />
    他突然就不那么玩世不恭了,一下子说道欧阳何月的心上。

    他的眸子瞬也不瞬的看着欧阳何月,仿佛是会读心术,将她还没有说的话都读出来。

    欧阳何月也是愣了一下,她心里头正盘算着用什么办法打发这个男人,别让他像个狗皮膏药一样黏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也同样盯着他的眼睛,“你是什么人?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此时的欧阳何月绝对是一点儿开玩笑的心里都没有,她心中充满了警惕,这个地方,这个陌生人,能够猜出她的心思,若不是对苏南歌有利的人,那么一定就是杜衡当初安插在这边的眼线,不管怎么说,在弄清楚这个人的真正意图之前,她是要防着他的。